黄马甲抗议 法国禁燃遇阻

  当地时间12月10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公开电视讲话,针对该国近1个月以来由于加征燃油税而引发的“黄马甲”街头抗议运动,首度公开回应。在电视讲话中,马克龙宣布法国进入经济和社会的紧急状态,他表示将撤销加征燃油税的计划,并且从2019年起,法国雇员每月最低工资将增加100欧元,同时加班费将免于征税。

  谁也不曾想到,马克龙政府上调燃油税的举动会引发法国近50年来规模最大的抗议活动。实际上,上调燃油税正是法国政府为履行《巴黎气候协定》义务而采取的措施之一,也是法国政府提出“禁燃”目标后的重要一步。现在看来,“黄马甲”运动给法国的燃油车禁令泼了一盆冷水,也让大家开始重新思考环保与民生、政策与市场之间的平衡。

  ■ 燃油税上调点燃抗议导火索

  为了履行《巴黎气候协定》的义务、加速向新能源汽车转型,马克龙决定自2019年1月起,开始对每升柴油和汽油分别征收6.5欧分以及2.9欧分的二氧化碳税。实际上,今年以来法国柴油税已经上调了6.2%,再加上9~10月全球油价飙升,法国普通家庭的燃油费支出增加,家庭预算收紧,引发民众不满。11月17日,因不满政府上调燃油税,不少法国民众走上巴黎街头进行抗议,到12月15日示威抗议持续到第五周。截至记者发稿时,法国“黄马甲”运动仍未平息。“黄马甲”在法国各地掀起广泛抗议,暴力与愤怒交织,持续时间之长超出人们预料。

  黄色荧光马甲是法国所有正规驾驶员车上的必备装备,“黄马甲”用来指代身穿高能见度马甲的示威者。抗议行动在法国持续数周,抗议者抱怨,生活水平下降,生活用品价格上涨。在法国,反政府情绪蔓延,不少人对马克龙表示不满,他被许多人视为精英阶层和富人的代表。抗议行动到后期变得越来越激烈,而且经常伴随暴力行动,其中包括在巴黎发生的商店遭到抢劫,汽车被烧毁,建筑物和纪念碑被一些抗议者破坏等。抗议行动中,有3人因骚乱而死亡,数百人受伤,数百人被捕。

  另外,虽然示威活动是针对柴油和汽油税上调而发起的,但抗议者中还包括对生活现状和马克龙政府政策极为不满的群体。马克龙的支持率继续下降。相关调查显示,目前马克龙的支持率仅为23%,比上个月下降6%。12月17日,法国总理爱德华·菲利普公开承认,法国政府在处理“黄马甲”运动时“犯了错”。法国政府将暂停执行燃油税上调计划。他表示,过去困扰法国的暴力事件必须停止,任何税收计划都不应危害国家统一。

  ■ 本意希望推动能源结构转型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欧盟汽油以及柴油均价为每升1.38欧元以及1.39欧元,而法国的柴油和汽油价格相比去年上涨幅度超过20%,分别达到1.46欧元和1.55欧元,法国部分地区的柴油和汽油的价格甚至达到了每升1.89欧元和1.99欧元。油价高企让法国民众抱怨不迭,实际上,自10月初至今国际油价大概下降了30%,但法国燃油价格却一直持续上涨,燃油税就是主因。

  据法国媒体的数据,目前法国的柴油成本价约为每升0.48欧元,征收的能源产品消费税为0.61欧元、产品增值税0.12欧元、能源产品增值税0.12欧元。也就是说,针对柴油的最终税率超过零售价的140%,而针对汽油的税率更超过160%。自燃油税开征以来,法国国内一直怨声载道,呼吁改革甚至废除该税种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但2015年底《巴黎气候协定》在法国签署之后,进一步提高燃油税成了法国政府的共识。

  根据法国生态转型与团结部所出台的规划,为了促进能源结构转型、推动法国社会从燃油车向电动车过渡,法国政府原本计划从明年起将对燃油开征继消费税和增值税之后的第三大税种——二氧化碳税,其中针对柴油的税率为7.6%,汽油则为3.9%。如果这些措施顺利执行,每升燃油的税费预计将在2022年继续上涨至0.75~0.78欧元。预计到2022年马克龙的第一个任期结束时,法国汽、柴油价格可能都将超过2欧元。不过,目前这一举措已经由于“黄马甲”运动而暂时中止。

  ■ 燃油车禁售计划蒙阴影

  法国政府去年曾宣布,计划在2040年之前停止销售汽油和柴油车辆,以落实《巴黎气候协定》的规定,法国也成为最早一批明确提出禁售燃油车时间表的国家之一。该国新生态部长尼古拉斯·胡洛特说:“到2040年停止销售燃油车是名副其实的革命。”他说,对于汽车制造商而言,这将是一个艰巨目标,但法国汽车工业发达,汽车制造商有足够的技术储备来实现相关承诺。”

  法国世界自然基金会负责人帕斯卡尔·坎芬曾在法国政府任职多年,他认为,马克龙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的政策比上届法国政府更进一步。“这使法国成为应对世界气候变化的领导者。”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家托尼·塞巴研究认为,电动汽车将更快地取代传统汽车,可能不必到2040年,法国道路上就没有新上路的燃油车了。

  欧洲环境署表示,法国汽车品牌标致、雪铁龙和雷诺在2016年欧盟碳排放量最低的跨国汽车品牌中排名前三位。数据显示,去年欧盟纯电动汽车的新车注册量仅占0.6%,而在法国这一比例为1.1%,在欧盟国家中处于领先地位。

  除了《巴黎气候协定》签署之外,2015年9月被曝光的大众“排放门”也给了柴油车致命一击。柴油不再享受税收优惠政策,大力推动新能源汽车发展成为法国政府的当务之急。相比燃油车车主需要交纳各种税,在法国,电动车车主除了免收车辆购置税和公路税,还可以得到购车补贴。不过,同级别的电动车型比燃油车的价格高出不少,因此法国大部分工薪阶层仍然选择继续开燃油车,他们也是受燃油税上调影响最深的群体。

  ■ 在政策与市场之间找平衡

  燃油税上调在法国引发如此巨大的社会反响存在历史因素。上世纪80年代,为了鼓励推广柴油车,法国开始对柴油车企业和用户提供税收优惠政策。当时,柴油车被视为成本低廉、高效环保的交通工具,其后,柴油车在法国乘用车市场份额一路走高,2013年占比达七成,是大多数法国普通人生活的一部分。《巴黎气候协定》签署以及大众“排放门”事件后,燃油车特别是柴油车在法国被贴上不环保的标签,燃油税持续上升,导致消费者怨声载道。

  法国政府本意是为了促进能源结构转型,逐渐实现该国汽车业向电动化时代过渡,但“一刀切”设定燃油车禁售时间表、大幅提高燃油税,下药过猛反而起了反效果。这一事件也让业内重新思考禁售燃油车这个热议话题。

  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委员陈光祖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燃油车的发展问题,应该从长远来考虑,从全世界环境保护所面临的整体形势来考虑。《巴黎气候协定》是整个世界的共识,所涉及的环保问题不是阶段性问题,它的影响太大了。它是全球性议题,不是哪个国家单独的问题。”

  陈光祖针认为,不同地区对于燃油车的限制可以有不同的时间安排。一些欧洲小国,比如瑞士和丹麦,汽车需求量有限可以在特定时间禁止销售燃油车。中国是否应在2040年限制内燃机汽车有待时间考验。“2040年,我国新车年销量可能达到4500万~5000万辆,规模庞大,燃油车不可能不要。不同国家应该不同对待,从国情出发,我国不能效仿欧洲小国的做法。”他说。

  对于我国是否应该像其他国家那样制定禁售燃油车时间表的问题,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魏安力认为,欧洲国家之所以提出禁售柴油车,是因为欧洲更需要外来能源,因此提出禁售是可行的。“中国在内燃机方面的进步很快,我们不能就这么放弃这个产业,在内燃机领域还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去研究探索,现在谈燃油车禁售时间节点还为时过早。”他说。

  的确,发展新能源汽车是大势所趋。随着科技不断进步,未来新能源汽车必将取代传统燃油车,但燃油车的淘汰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是由客观的市场发展情况而决定的,与各国的能源结构、新能源汽车成本和充电基础设施建设密切相关。淘汰燃油车是必然的趋势,但既不能“一刀切”也不能无动于衷,现阶段将“禁燃”当作一个口号和发展方向可能更合适,逐步引导市场和消费者向电动汽车时代过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