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墨加协定签署 北美汽车业面临成本大考





         

  前不久,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以下简称“G20峰会”)上,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和墨西哥时任总统恩里克·培尼亚·涅托签署了新的贸易协定《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以下简称“美墨加协定”)(USMCA),以取代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这份文件的签署,给为期一年的紧张谈判画上了句号,同时标志着北美地区持续一年半的贸易紧张局势得以缓解。

  ■ 美墨加协定取代北美自贸协定

  自上任以来,特朗普一直认定NAFTA部分条款让美国“吃了亏”,甚至称其是一场“灾难”。在特朗普看来,当前美国经济低迷源于美国与其他国家签订的不利贸易协定,认为其造成美国大量工作岗位的流失,恶性循环使美国贸易逆差增大,外国输入美国的产品多于美国外销的产品。为此,特朗普一再威胁要退出NAFTA,去年4月提出就NAFTA重新展开谈判,首轮谈判于8月开启。

  经过一年的曲折谈判,今年8月底,美国宣布与墨西哥达成新的贸易协议。今年9月底,赶在特朗普规定的最后期限前,美国与加拿大宣布就更新NAFTA达成新的框架协议。至此,美国、墨西哥、加拿大组成新的三边自由贸易协定。

  在G20峰会上,三国领导人正式签署新协定。新协定的绝大多数内容仍需三国立法机构批准,完成相关程序后生效,但包括汽车关税在内的部分措施即刻生效。特朗普此前威胁要对进口汽车征收25%的关税,新协定签署后,美国从加拿大和墨西哥进口的乘用车、皮卡及汽车零部件产品基本上可以得到关税豁免。

  新协定是在涅托任期的最后一天签署的,有效期为16年,每6年重谈一次,任何一方不得单方面撕毁。涅托表示:“贸易协定不能一成不变,需要根据经济发展需求进行调整。”特朗普认为,新协定将有助于减少美国汽车行业岗位流向海外,促进制造业岗位回流,“这是一个永远改变贸易格局的示范协定”。特鲁多则称,新协定有助于确保加拿大经济稳定,消除了经济出现严重不确定性的风险。

  ■ 北美汽车业竞争力或遭削弱

  据了解,新协定文本包括市场准入、原产地规则、农业、投资、知识产权等数十个章节,还包括美墨、美加就部分问题达成的附加双边协议。其中,为了留住制造业岗位,新协定强化了原产地规则,鼓励汽车相关企业在北美扩大投资。

  根据新协定,到2023年,整车上原产于北美的零部件比例必须达到75%才能获得免税待遇,而此前NAFTA规定的是62.5%。另外,至少40%的汽车需由时薪不低于16美元的工人生产,违反这一规定生产的汽车将不适用于零关税政策。这对墨西哥的汽车制造业来说将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事实上,在美国和加拿大,汽车组装工人的平均时薪已经高于16美元,不少厂商为此将产能转移至人力成本更低的墨西哥。因此,新协定提出了上述要求,旨在推动制造商将工厂从墨西哥转回美国。此外,新协定还要求汽车使用的钢材及铝材至少有70%来自美国、墨西哥或加拿大。

  墨西哥贸易谈判代表杰西·塞尔表示,协定签署后,整个北美地区成为汽车业投资的沃土,“汽车业是协定中最重要的部分,大部分贸易源自汽车业。丰田、本田、奔驰,以及其他德国和韩国的厂商,必须在美国、墨西哥和加拿大这三个国家加大投资,他们可以采取不同的方式。”

  不过,不少美国经济学家和汽车专家指出,USMCA将导致美国汽车零售价上涨,消费者的选择减少,尤其是那些在墨西哥生产的小型车。目前还不清楚价格会上涨多少,但汽车制造商不能再像现在这样严重依赖墨西哥的廉价劳动力,合规成本可能会更高。美国多家汽车行业组织指出,USMCA中的一些条款将抬高北美汽车的生产成本,给产业链带来负面影响并损害就业。美国全球汽车制造商协会主席约翰·博泽拉认为,新协定会增加供应链成本,并可能导致投资过剩。美国汽车制造商联盟副总裁珍妮弗·托马斯则表示,新协定可能将降低汽车及汽车零部件的整体需求,导致美国汽车产量减少,并造成严重的岗位流失。

  美国汽车分析师认为,新协定在一定程度上会让汽车行业工作岗位回流美国,并改善墨西哥汽车业工人的工作环境和薪酬,但由于制造成本上升,北美汽车行业的竞争力相比欧洲和亚洲而言也会受到不利影响。与此同时,由于美国工厂的自动化率稳步提升,很多工作岗位逐渐由机器人代替,因此工作岗位回流可能难以真正惠及产业工人。就在前不久,通用汽车宣布,在2019年年底前,将关闭全球7家工厂并大幅度裁员以帮助降低成本,7家工厂有5家在北美,其中4家在美国本土,一家在加拿大安大略省。

  ■ 日本车企表示“伤不起”

  另外,USMCA关于汽车原产地的规定也让日本汽车厂商感到很头疼。提高北美汽车原产地比例,意在督促汽车厂商生产乘用车和轻卡等车时,更多使用来自北美地区的零部件,而不是亚洲。“我们已经意识到北美原产地规则变得更加严格,我们将仔细思考,如何在全球范围内实现资源的最佳配置。”本田汽车执行副总裁仓石诚司表示。

  据日媒报道,新协定中有关汽车方面的规定或许会影响到日本企业的利益,因为里面提到一项要求,即在墨西哥和加拿大境内开展业务的日本汽车生产厂商须将部分业务转移到美国的工厂,这将使公司减少在美国从日本和亚洲其他国家进口零部件。

  除了本田之外,马自达方面也承认,新贸易协定可能会增加在北美的制造成本。该公司高级执行总裁古贺亮在公司财报发布会上表示:“我们有两方面的担忧:一是人工成本,二是钢铁价格。我们必须做好成本上升的准备。”里昂证券亚太区市场驻东京高级汽车分析师克里斯·里克特在谈到日本汽车制造商时表示:“他们必须作出决定,到底是在供应链上再投资,还是支付高额关税进口零部件,或是停止在美国销售产品。这些选项都会导致成本上升。”

  实际上,美国政府一直试图减少美日双方之间的汽车贸易逆差。前不久,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指出,日本应采取额外措施减少日本对美国逾400亿美元的汽车贸易顺差,而美国商务部将会继续调查进口车辆和零部件是否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罗斯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解决日美汽车贸易顺差的最好方法,是将生产转移至美国。

  ■ 钢铝关税问题仍悬而未决

  此外,虽然达成新协定,但三国贸易关系还面临一个重大阻碍,那就是钢铝关税。今年6月1日,美国宣布对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进口关税,引起加拿大、墨西哥、欧盟等国家和地区的强烈反对,加拿大和墨西哥也对美国征收了报复性关税。加拿大和墨西哥相信美国在签署新协定后会取消这些关税,但美国方面依然迟疑不定。

  在新协定签署当天,特鲁多特意提醒特朗普:“唐纳德,通用汽车好几家工厂都关了,我们有理由为取消我们国家之间的钢铝关税而继续努力。”据了解,通用汽车给出的数家工厂停产的原因之一就是,钢铝关税导致成本上涨,该公司不得不采取措施削减成本。

  在墨西哥,钢铝关税问题由日前新上任的总统洛佩斯·奥夫拉多尔继续处理,其贸易谈判代表赫苏斯·塞亚德说:“这是一个非常紧急的问题,我提议不要让关税问题留到明年。”不过,在被问及相关问题时,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却并不愿意承诺在年底前与墨西哥达成相关协议,只是说,围绕钢铝关税的谈判仍要继续,并暗示将与加拿大和墨西哥分别进行谈判。

  美国汽车行业人士对此甚为担忧。“钢铝关税使得美国汽车制造成本大幅提高,这个重要问题却没有在谈判中得到解决,很不可思议。”博泽拉说。福特汽车此前曾指出,特朗普政府的钢铝关税政策致福特损失超过10亿美元。新协定签署后,福特全球运营总裁韩瑞麒称:“为了充分发挥贸易协定的效应,确保协定获得批准,取消钢铁和铝的关税至关重要,我们将继续与所有利益相关方在这个重要问题上达成合作。”

  近日,美国汽车政策委员会主席马特·布朗特也表示:“我们赞赏政府不断努力,让贸易协定与时俱进,并通过签署USMCA等新协定推动美国汽车制造业发展。”但他随后补充道:“我们仍担心,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继续征收钢铝关税,将有损USMCA发挥作用。”